文渊阁文学网 > 历史·穿越 > 明末开山刀 > 第三十一章:买官
听书 - 明末开山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十一章:买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王则之脱了鞋子,盘着腿坐在忠义堂内的首座上,正在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大人,有人求见。”

    忠义堂门口的亲卫拦住了一人,此人彬彬有礼仪表堂堂,哪怕衣衫褴褛,可是脸面整洁,头发丝毫不乱。

    “让他进来吧。”

    王则之发话,亲卫把他放了进来。

    他进来后,低头慢步,到了王则之面前,施了一礼。

    大声说道:“在下天启七年举人单同善,拜见大人。”

    正坐在椅子上思考问题的王则之,忽的起身,鞋子都没穿,噌噌跑下来扶着他。

    “不必施礼,快快请坐,来人,上茶。”

    文化人不论哪个时代都是不能小觑的,明朝末年的举人更是不能小觑。

    有文人来投这是一个好事情,这些人除了研读四书五经外,对于国家大事更是有着独到的见解。

    关键是文化人好沟通啊。

    单同善受到王则之的礼遇,感动的无以复加,一时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大人,您还没穿鞋子呢。”

    “不打紧的,先生请坐。”

    “好,好。”

    单同善坐在椅子上,端起茶盖扇了扇,闻了闻,抿了一口,然后激动的哭了。

    “先生为何哭泣?可是这茶不合口味,涩了口齿?”王则之不解的问道。

    “非也,非也。”单同善如同护宝一般的护着那杯茶,一饮而尽,他都快忘记茶的味道了。

    喝完之后他双手甩袖,郑重的躬身施礼,跪拜了下去。

    “大人一贴告示振聋发聩,在下观之心悦诚服,遂特来请见。”

    “快快请起,先生不必行此大礼。”

    王则之把单同善扶起来,单同善激动的用袖子抹了把眼泪。

    “大人,在下有一策献与大人。”

    “请讲。”

    “买官,置地,收流民。”

    王则之听到他说的话,恍然大悟。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有了官就是名正言顺,不用担心被官军围剿。

    “哦?请先生细细说来。”

    当日王则之与单同善相谈甚欢,单同善对王则之说:“恨谒见之晚。”

    王则之大喜,将单同善任命为参谋官。

    单同善感激涕零,跪下说道:“大人恩德在人,在下愿效前驱。”

    单同善很懂得一些舆论宣传的奥妙,他建议派人扮成商人,在民间广布流言:“开山刀为仁义之士,不杀不掠,除丁银,消火耗,均田地,三年期,免田赋。”

    他还编了童谣,“早早投了开山刀,管叫大家都欢悦。”

    王则之大喜过望,说道:“足下龙虎鸿韬,英雄伟略,必能与吾共图义举,创业开基者也。”

    两人惺惺相惜,畅谈良久,连饭都忘了吃。

    由于单同善急切的想要展现自己的能力,再三保证定可为王则之谋得一官半职,而且此事宜早不宜迟。

    王则之被他说动了,给予他白银一万两,又安排了四个好手相伴,护送他前去办事。

    单同善看到王则之这么信任他,一下子就给了他一笔巨款,再一次激动的痛哭流涕。

    他离开寨子的时候,一边退,一边拜,接连拜了九次,这才上了马车,向着远处走去。

    单同善来到榆次的时候,买了一套好衣裳,还有一些吃食。

    当他离开榆次的时候,就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一路上的的流民和百姓得了他的吃食,更是卖力的开始口口相传。

    一些孩童拿了吃食,开始蹦蹦跳跳的唱了起来。

    “早早投了开山刀,管叫大家都欢悦。”

    当他到达太原府的时候,更是亲眼目睹了什么叫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单同善仅仅花费了一些吃食,就开始有人传播开山刀的事迹。

    对于这些流民的表现,单同善很满意,因为他救济过流民,知道这些人其实是很容易满足的。

    只要有口吃的,吩咐他们的事只要不是作奸犯科他们都会照办,少有偷奸耍滑者。

    单同善寻到以前的同窗,太原府检校,张举人,上门拜访。

    “今日清晨,忽闻鸟鸣,我料定必有贵人来访,不曾想,竟是鼎鼎有名的善公子啊。”

    张举人大笑一声,从府里迈步而出,亲自前来迎接单同善。

    要说这单同善,也算一号人物,他的慷慨好义不仅是对于流民,对同窗更是如此。

    天启七年的时候单同善就资助过张举人,所以两人的私交还是不错的。

    “张老爷真会说笑,小的前来叨扰,还望张老爷莫要嫌弃才是。”

    严格说来单同善已经不是举人了,见到有了虚职在身的张举人必须用尊称。

    就算他还是举人也得用尊称,因为虚职也是官。

    “哈哈哈…单兄,你也有如此世俗的时候啊,来屋里坐。”

    张举人拉着他的手,往大堂走去。

    待他坐好,上了茶,喝了一口,放下茶杯,说道。

    “张老爷,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前来,是有要事相求,还请张老爷帮衬帮衬。”

    “但说无妨。”

    单同善看了看左右,张举人喝退下人。

    单同善说了一个口型,这个口型就是买官,然后伸出两根手指。

    张举人眼睛一亮,伸出了五根手指。

    单同善有些为难的收回了手,插到了袖筒里,皱眉作思考状。

    张举人四处张望了一番,悄悄低声说道:“实不相瞒,最近几位大人正在商讨于雁门关增设游击将军一职,你虽不是武科举人,倒也不是不能…”

    “张老爷误会了,在下是为我一子侄谋求一官半职而来。”

    两人都是人精,一个想坑对方一把,一个想少花些银子。

    “原来如此,白身那就更好办了。”确实,有了功名的朝廷都会有记录,很难操作,没有功名的却可以作假,做一套假的功名,比如以资入监的例监。

    张举人说完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意思是白身要六千两,单同善脸庞一抖,沉吟了片刻,伸出三根手指说道。

    “事成之后,张老爷可得这个数。”

    意思是,事成之后张举人能得三百两。

    张举人摇了摇头,伸出五根手指左右翻了翻,意思是他要一千两的好处费。

    就在单同善将要摇头的时候,忽然说道:“你给我这个数,那你侄子只用这个数。”

    张举人先伸出了五根手指,接着去了两根,意思是给他一千两好处费,买官就只要三千两了。

    单同善嚯的起身,瞪大眼睛吃惊的说道:“当真?”

    他不能不震惊,六千两相当于现在的九十多万,三千两就砍了一半。

    “真真的。”张举人说完把双手插在袖子里,继续说道:“我一远方表妹,乃是某位大人最得宠的小妾。”

    单同善心头一震,这个事情他以前就听闻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张举人才能在太原府谋得这检校一职,虽然不入流,但也比他好多了。

    最主要的是,张举人曾侵占过百亩良田,就是那位大人出面,张举人才能安然无恙。

    不过,事后听闻那大人取了他所占良田的七成。

    张举人此刻说出来,就是提醒单同善,他有那个能力为他谋得此官,稳稳的那种。

    “好,在下今日对张老爷多有叨扰,此乃一番心意,请老爷务必接下,至于银子我这就去取来。”

    单同善塞了三锭二十两的银子到张举人手里,躬身施礼,转身离去。

    一万两银子,单同善自然不会带在身旁,而是命那四人押到一幽静客栈看守起来,毕竟那是一马车银子啊。

    张举人掂了掂手里的银子,看着单同善离去的背影,感慨万千,叹了口气。

    “什么世道,连自诩清流的善公子都开始同流合污了。”

    说完之后张举人自嘲的笑了笑,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