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阁文学网 > 科幻·灵异 > 进击的丧尸 > 正文 第404章 夏侯道之死
听书 - 进击的丧尸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正文 第404章 夏侯道之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胖营长兴奋地抡起一把纯度比较低的红色巨锤,骑着一匹胖乎乎的肥马,屁颠屁颠地骑向夜武雪。

    在夜武雪面前5米左右距离,胖营长笑嘻嘻地说:“美人儿,这么有雅兴啊?在这里弹琴。”

    夜武雪抬头瞥了一眼胖营长,突然作呕了一声。

    “呕!”

    “喂,你什么意思?”

    “你们没人了吗?居然派一只猪来?”夜武雪回道。

    胖营长瞬间被激怒,大喊:“驾!给我冲过去!”

    肥马虽胖,但力量倒是不低,跑起来气势十足。

    就在肥马即将撞向夜武雪时,夜武雪立即侧闪并从古琴中抽出一把有龙纹的红色宝剑。

    “唰!”

    夜武雪一剑砍掉了肥马的其中一只腿,肥马瞬间失去身型撞入地面,胖营长也撞入了地面,脸在地面上拖出了十几米长的磨痕。

    “哇啊啊啊啊!”怒不可遏的胖营长站起来,抡起巨锤冲向了夜武雪。

    另一边,郎方城北门,破空坐在城墙边缘上,边磕瓜子边嘲讽,心情棒极了。

    而夏侯道已经气喘吁吁,他站在城下,眼睛怒瞪着破空。

    “怎么了,老道,你怎么不砍了?累了吗?”破空说道。

    夏侯道从来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屈辱和气愤的事情,他开始怒吼,并且锤着地面,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郎方城外的地面被夏侯道弄得坑坑洼洼,许多道路被弄碎,被搞得面目全非。夏侯道还边锤边疯叫,似乎精神有些不正常了。

    在城内,诸葛钧对城墙上的破空喊道:“破空,你先下来,有事商量。”

    “哦,好。”破空跳了下来,走到了诸葛钧和苏海旁边。

    破空是面带笑容,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军师,夏侯道好像疯了。”

    “可以理解,因为他看得见你却打不到你,精神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只能靠锤击地面来发泄。”

    “接下来我们有什么策略?”破空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

    “大家现在开始准备准备,等会夏侯道可能要进城了。”

    诸葛钧的话刚落,破空被吓得呛住了,猛咳了好几声:“咳咳咳……军……军师,你是不是在逗我?为什么夏侯道会进城?”

    “夜武雪刚才发了一个信号弹,等会要暂时取消结界。”

    “取消结界干什么?”

    “敌方大军已经到达南门矿石塔,夜武雪必须使用大招。但是有结界挡着,夜武雪无法发挥。”

    “这事情你怎么不早说?我刚才骂夏侯道骂得这么起劲,他要是进城了,岂不是要发了疯地劈我。”

    “这个我知道,所以等会由苏海来对战夏侯道。”

    “啥?我和夏侯道打?”苏海有点不敢相信,诸葛钧居然让他去对付夏侯道。

    “不是真打,而是拖延地打。”

    “啥意思?”

    “夏侯道用的是红色武器,你的太刀也是红色武器,等级差不多。夏侯道无非是力量比你高一点而已。”

    “岂止一点?至少高上个50左右吧。”

    “没关系,我还有10名狙击手辅助你,分散夏侯道的注意力。说不定你运气好,直接弄死夏侯道也不一定,到时候你就立大功了。”

    “你没诓我吧?”

    诸葛钧知道苏海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便大声说道:“你可是狂刀流苏海,你怕过谁?”

    “对,我是狂刀流苏海,老子我怕过谁!”

    “好,夏侯道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苏海你真的行吗?你不行我可要遭殃啊。”破空略有一点没自信。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会尽量的。事先声明,万一没保护到你,你做鬼了别找我。”

    “妈的,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真没有开玩笑,夏侯道在外面一直鬼叫你的名字。这进来之后啊,得多疯狂啊。”

    “你不是狂刀流吗?你给我挡住他啊。”

    “我……我尽量!”苏海大声回道。

    “破空,你想什么呢?”诸葛钧好奇道。

    “什么想什么?”

    “你在害怕什么啊?”

    “夏侯道肯定第一个对付我啊,我打打营长还比较勉强,打他我怎么打?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打不过你就逃啊,用你的空间异能。结界消失后,你想怎么逃就怎么逃,天上地下,城内城外,只要你高兴,哪里都可以。”

    “我的天,原来可以逃啊,我以为你是让我当诱饵,然后让苏海砍他呢。”破空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们的目的是拖延,拖延知道吗?”

    诸葛钧的话刚说完,突然城墙上的一个士兵紧急跳下来汇报说:“不得了了,夏侯道吐血了。”

    “啊?”破空、诸葛钧、苏海愣了一下。

    “夏侯道吐血了,狂吐不止。”士兵再次说道。

    “赶紧上去看看。”

    破空等人赶紧来到城墙上,居然看到夏侯道半跪在废墟上,地面上全是鲜血。

    “什么……什么情况?”破空纳闷无比。

    夏侯道慢慢转头,怒瞪向破空等人,大吼:“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碰上这种人?天理不容啊。”

    “什么情况?”苏海也纳闷无比。

    “大概是气的吧,怒火攻心又攻脑,估计是气疯了那种,但是却无法发泄。这如果是非生化人,早就气死了。”诸葛钧回道。

    “现在他应该算是有内伤了吧,那么苏海你努力一下,说不定能打赢。”破空鼓励道。

    破空话音刚落,城内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来:“郎方城的兄弟姐妹们,现在播放一则重大消息,你们的上官营长投降了。没错,你们没有听过,就是众营长之首,资格最老的上官营长。接下来有请听一听上官营长的发言……”

    喇叭里先是响起了一阵忙音,然后响起了上官营长的声音。

    “各位同胞,对不起,我投降了,郎方城气数已尽,一切都结束了,投降吧。”

    画面跳转到广播站这边,上官营长被绑在椅子上,双手被蓝色手铐铐着。他的身上只有一些皮外伤,按理说是还能战斗的,但是他为什么没受重伤就被生擒了呢?

    就在上官营长的对面,五米多远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兵。

    女兵被绑在凳子上,林飞拿着一把合金枪对着女兵的脑袋上。这把合金枪造价昂贵,可以打穿50人之力以下的躯体。

    这名女兵嘴巴被堵着,她看着对面的上官营长,哭哭啼啼,两泪纵横。

    叶悔暂时关闭了音筒,来到女兵的面前,把堵在她嘴里的布拿掉:“你叫什么名字?”

    女兵很害怕,愣在那里不敢回答。

    “我问你话呢,你叫什么名字?”叶悔的语气加重了一些。

    “我叫……我叫上官娜娜。”

    “哟,好名字。你下次啊,要注意,在战场上不要喊你爸爸,否则你容易被抓住用来威胁你爸爸。”叶悔笑道。

    面对叶悔的笑容,上官娜娜依然很害怕,不敢抬头看,刻意把视线转到别的地方。

    “别害怕,你这么漂亮,我们可舍不得伤害你,只要你乖乖待着就行了。”

    后面的上官营长不爽道:“你们为达目的,真的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啊。”

    “兵不厌诈嘛,而且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这时,一名士兵跑来汇报说:“我们的几个队长已经打败另外两个营长了,他们现在受了重伤,但是拒不投降。”

    “把他们绑起来,架到这里来。”

    “是!”

    士兵离开后,上官营长问道:“你们队伍的队长都是什么来头,居然能打赢营长。”

    “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隶属于特种部队,但是如果单对单,他们肯定打不过你们营长级别的人。他们之所以能赢,是依赖于团队合作。他们的手段残忍且没有信仰,联合进攻,以多欺少,非常有一套。”

    “果然,你们出动的这些士兵都是精英啊,还做了这么完全的准备。”上官营长无奈地摇了摇头。

    另一边,郎方城北门城外,听到上官营长投降的夏侯道突然不再狂躁,而是呆呆地站在废墟里。

    他紧紧地握着手里的红色大刀,低着头,一动不动。

    破空纳闷道:“怎么回事?他傻了吗?”

    诸葛钧拿起望远镜仔细看了看,居然发现夏侯道的脸很湿润。

    “不是吧,夏侯道居然哭了。”

    “真的假的?”破空也拿过望远镜。

    望远镜里,破空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居然看到夏侯道拿起刀背……

    “唰!”

    夏侯道割断了自己的脖子,扑通倒下。

    鲜红的血液,浸湿了干燥的路面。

    破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震惊地呆看着,就连诸葛钧也吓了一跳。

    “他……他……他自杀了?”破空说道。

    “怎么会?不至于吧,。”诸葛钧也难以置信。

    “可是……你用望远镜看看,真的流了好多血。”

    诸葛钧接过望远镜,仔细看了看。的确,虽然夜色昏暗,但城墙上的大型照明灯依然把诸葛钧流下的血液照亮得清晰可辨。

    “我也看看,”苏海也拿过望远镜看了看,“哇塞,真的死了?这夏侯道,不会是被破空给气死的吧?”

    “小心点,他很可能是故意这样的,好引我们出城查看。”诸葛钧谨慎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