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阁文学网 > 历史·穿越 > 明末开山刀 > 守家
听书 - 明末开山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守家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王则之抄没的药材差不多就够用了,加上他自己药铺里的药材都不用另外买了。

    有了这些药材,他就能煎熬出足够的达原饮,给麾下的军士喝。

    有病的治病,没病的预防,总之瘟疫绝对不能在他的军中蔓延开来。

    崇祯二年,九月初一。

    去南边采买粮食的王先回来了,王则之把他叫回来是为明年做准备。

    为了避免各地奸商哄抬物价,囤积居奇,王则之打算发行粮票。

    粮票的面额有七种,分别是五两、一斤、五斤、十斤、二十斤、五十斤、一百斤。

    为了防止有人制作假的粮票,防伪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幸好,先前在归化城推行铁票和盐票的时候招募了一批制作银票的工匠专门研究过此事,这件事做起来变的容易了一些。

    己巳之变过后,各地流贼趁势崛起,加上天灾横行,粮食将成为稀有物资。

    为了避免无法通过统一调配粮食缓解危机,造成大同府饥民遍地。

    王则之必须通过统销统购,直接控制粮食,提高对辖区的掌控,促进大同府还有塞外诸部的安稳。

    粮票的主要获取途径,由王则之辖下的户民凭自己的户籍,领粮许可等物到指定粮店兑换。

    如果不是他辖下的户民,就要凭银子换票和许可证。

    兑换的比例以当下粮食的市价为参照进行折算。

    打个比方,现在三两八钱能买一石,折算下来,就是三两八钱能够兑换一张一百斤的粮票。

    王则之给辖下的百姓发救济粮,已经把许可证推行出去了,现在又省了一件事。

    除了粮票王则之还打算制作,猪、鸡、羊等肉票。

    不仅吃的要全面,穿的用的也要全面。

    棉花票、汗衫票、背心票、布鞋票等等也要尽快发行出来。

    这些票要涉及各个领域的方方面面,使大多数商品都能够凭票供应。

    王则之觉得,现在的粮票上面要有两种文字,一种是汉字,还有一种就是蒙文。

    因为塞外的蒙古部已经臣服了,他觉得很有必要提高他们的归属感。

    把蒙文印在粮票上就是一种提高归属感的做法。

    大同府总兵署内,王则之正在和王闪商量着种种细节。

    “大人尽管放心,此事我定当全力以赴。”

    “除了粮票的事情,采买粮食的事情也不能停下来。”

    “河南府内大部分的粮食都在福王手中,福王把河南府的粮价抬到了六两一石了。”王闪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以荣禄大夫的身份给他写一封信,如果他肯卖个面子,愿意以四两一石的价格把粮食卖给咱们,就从他手里买一百万石粮食。

    如果他不知好歹,让白樟塘出手,把福王手里的粮食全都偷出来。

    如果偷不出来,就把福王的粮仓全部标记好,等我回来,我亲自去取。”

    王则之眯着眼睛,杀气腾腾的说道。

    朱常洵,明朝宗室,明神宗朱翊钧第三子,明安宗朱由崧之父,母为郑贵妃。

    万历十四年,出生于紫禁城,朱常洵颇受明神宗喜爱,想将他立为太子,因百官阻挠而失败,万历二十九年被册封为福王,万历四十二年就藩河南洛阳。

    为了补偿福王,朱翊钧几乎倾其所有。不但在其大婚时,耗费银两30多万,还花费数十万两为其广建府邸。

    朱常洵仍不满足,向朱翊钧索要张居正的府宅,朱翊钧也满口答应。

    三十岁的朱常洵出京就藩时,朱翊钧大方地一次性拨给良田2万顷。由于河南土地不够,朱翊钧还下令从临近的两省增补。

    这也是为什么大同府有福王俸禄的原因。

    朱翊钧对福王

    的宠溺到了一个另人发指的地步,他甚至不惜动用朝廷的军饷,将河东一代的官盐,都悉数交给朱常洵私自销售。

    朱常洵倚仗父皇的宠爱,在封地上为所欲为,终日声色犬马,纵情歌舞。

    唯一能激发他兴趣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女人,二是吃喝。“常洵日闭阁饮醇酒,所好惟妇女倡乐”。

    此时,恰逢农民叛乱如火如荼,百姓饱受战乱之苦,民不聊生。人祸未平,天灾又至,“河南大旱蝗,人相食,民间藉藉”。

    及崇祯时,常洵地近属尊,朝廷尊礼之。

    这才有了“谓先帝耗天下以肥(福)王,洛阳富于大内”。

    南京兵部大臣吕维祺建议朱常洵出资助明军平叛,但朱常洵一毛不拔,充耳不闻,照旧整日莺歌燕舞,吃喝玩乐。

    可以说,整个河南府的粮食都在福王的掌控之中。

    王则之觉得,以福王的地位,一定不会把他这位一品的荣禄大夫放在眼里。

    不过,王则之还是决定先礼后兵,如果福王真的如此不知好歹,他不介意亲自去抢一把。

    “粮票之事事关重大,耗尽咱们手里所有的资源,恐怕救不了整个山西,你得成立财政部,把山西全境的商人动员起来。

    咱们采购商品的供应商可以从他们之中选取,毕竟以咱们一人之力恐难成大事,要集整个山西之力,才能挽大厦于将倾。”

    “大人,您要把整个山西都吞了?”王闪瞪大眼睛激动的问道。

    “有这个打算,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给了李化一道命令,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你配合李化一起行动。”

    “是。”王闪激动的胸膛剧烈起伏起来。

    虽然他不知道王则之给了李化什么密令,不过他总觉得是一件了不得的事,能够把整个山西都吞下的事。

    “军士们都已经喝了达原饮,我要准备出发了,出发之前,我要给各个州县、卫所、堡寨、火路墩发布一条敕令。

    即日起,全府坚壁清野,守在城内,轻易不要外出。

    你统管后勤,要保证地方警备司、刑罚司人员的粮饷不断。

    你要做的事情很多啊,我这一走,大本营的后方都全靠你了啊。”

    王则之扶着王闪的双肩,语重心长的说道。

    “大人尽管放心,大人交待的这些事,我王闪必将全力以赴,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王闪突然跪在地上,对王则之郑重的说道。

    没有人比王闪更明白,建立财政部,发行粮票,掌管粮食,统管后勤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事情。

    王则之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王闪,那就是极大的信任和看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