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阁文学网 > 历史·穿越 > 明末开山刀 > 寒心
听书 - 明末开山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寒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建州卫城高池深,又有重兵把守,王则之没有立刻攻击,而是等了起来。

    他要收集各方情报,再视情况而定。

    很早之前王则之就给了袁崇焕一封密信,如果袁崇焕认真对待,在龙井关和大安口做了布置,那么皇太极的就不会得逞。

    在这种情况下,皇太极攻不进京师,在收到后方被攻击的消息之后肯定会第一时间回援。

    如果皇太极回来,凭王则之手里这三万兵马根本打不赢,到时候他只有逃跑的份。

    不过令王则之没想到的是,袁崇焕即使看到了他的密信,也实在没有办法。

    在袁崇焕收到王则之密信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心腹祖大寿叫了过去。

    “一直听闻,此子花钱买了个军职,没想到他也能想到这里啊。”他把王则之的密信递给祖大寿。

    袁崇焕从心来是瞧不起王则之的,袁崇焕可是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中的进士,在袁崇焕看来王则之不过是花钱买了个军职,运气好又被崇祯看重,这才能短短的时间内升为一品荣禄大夫。

    祖大寿认真的看完,有些担忧的问道:“督师,若真如他所言,皇太极绕道蒙古,我等当如何应对啊?”

    “实不相瞒,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呀,来。”袁崇焕指着辽东的边防地图,分析了起来。

    “你看,宁远城和山海关固若金汤,若皇太极攻之,必败。

    但是,蓟门、遵化、喜峰口一带长城,关隘失修,一时半刻也修缮不起来啊。

    再者,今年三月蓟州兵士因缺饷一事,发生了哗变,此事导致这一带兵马将弱,守备空虚啊。

    如果皇太极绕道用兵,我等势必顾此失彼啊。”

    蓟州一带塞垣颓落,军伍废弛,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这中间牵连甚广,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楚的。

    袁崇焕能把宁远、山海关建成铁桶般的坚城,除了这里本身的建设就好之外,还有就是他杀入了毛文龙,抄了他的粮饷。

    要是没有毛文龙的这批粮饷,他手下的兵士就会和蓟州兵一样造反了。

    说实话明朝末期的时候情况相当的复杂,像兵变这种事几乎一直在发生,而三月的蓟州兵变,可以说根本就不上数。

    明朝末期发生兵变的根本原因就是发不出粮饷。

    这些兵士用生命固守城边关,等他们流血又流汗的回到自己的军营之后,发现军饷居然发不出来,不要说那些高额的军饷了,就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给不足。

    这些兵士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连战场上都不怕死,闹饷哗变这种事当然也可以做的出来,于是就发生了所谓的兵变。

    崇祯二年(1629)三月十八日兵科给事中宋鸣梧疏陈:从来遵化台军营兵、南兵每月一两五钱,北军每月米一石止折银一两,其新设营兵皆折色一两五钱,本色米五斗,有马家丁每月二两三钱五分,无马家丁亦一两一钱,犒赏丰腆,北兵已叹不平,后欠饷日多,诸兵绝望,始离信索饷,各营闻风倡煽。

    于是东游兵,榆木岭、白羊峪援兵营于二月初三日、初八日集于遵化西门外,伐木立寨,服蟒竖旗,大书“赤心报国,饥军设粮”八字,民起而殴,军起而怒,要索全饷,思得潘中军而甘心焉。至三月二十二日,有司抚定之。

    次日,巡抚顺天右都御史王应豸以牟饷激变被逮,论死。

    幸好,袁崇焕杀了毛文龙,抄没了足够的粮饷,要不然他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抢夺粮饷,可以说本来就是袁崇焕的一个目的。

    辽东号称有二十万边军,但是袁崇焕真正能调用的只有祖大寿、何可刚、赵率教三人麾下的兵马,另外就是他的督标营。

    这些兵马加起来都没有四万。

    他就是想要分兵驻守蓟门、遵化、喜峰口也有心无力。

    因为他手里的兵马已经分配到极限了,宁远、锦州合为一镇,让祖大寿镇守,何可刚替代朱梅驻宁远,赵率教守关门,袁崇焕的督标营游击支援。

    “督师,那我们该怎么办?”祖大寿问道。

    “数月前我就已经给皇上了道折子,建议划拨粮饷,加强蓟州边关长城的防卫。

    到时蓟州、宁远,一体相连,休戚相关。

    除此之外,我还上了一道折子,让皇上把划拨给咱们的粮饷分拨到蓟州边关去,只有如此才能防住皇太极啊。

    若蓟州有了闪失,那我大明辽东防线,就全盘崩溃了啊。”

    袁崇焕也想守住王则之所说的这些地方,但是他有心无力啊。

    最主要的还是得靠朝廷。

    可是现在的朝廷中,皇上正在和朝臣们争斗,至于其它的事情都被放到了一边。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朝廷没钱,就是崇祯看到了袁崇焕的奏折他也没银子划拨。

    直至十月,边关急报传来,崇祯和朝臣们才放下了争斗,齐心协力的抵抗外敌。

    “边关噩报,边关噩报!”

    “禀皇上,十月初二,皇太极取道蒙古,亲率八旗大军,避开关宁锦防线,绕道蒙古地区,突袭蓟镇防区的龙井关和大安口,龙井关、大安口守城将领尽数阵亡,而今皇太极已经破关而入,京师危矣。”

    报信的官员一口气念完了边关急报,气喘吁吁的看着崇祯等着他下命令。

    崇祯闻言,一个踉跄,从龙椅上坐到了地上,随后以极快的速度站了起来。

    “王洽。”

    “臣在。”

    “袁崇焕早就奏报过,蓟镇防线空虚,朕也早就令兵部加强蓟镇防线,把给袁崇焕的粮饷划拨给蓟镇,你到底做了没有?”

    崇祯有一个致命的毛病,那就是不管出了什么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找臣子背锅。

    “臣有罪,兵部正在布署兵马,户部的钱粮没有到位,兵士们没有粮吃,动作慢了,皇太极来的太快了。”王洽闻吓的冷汗直流,噗通一声跪在了大殿上,他在这个位置深知崇祯的为人,不敢不跪。

    “毕自严。”崇祯一字一字,咬牙切齿的瞪着户部尚书,毕自严。

    “皇上,今年收上来的粮饷全部划拨给新任的三边总督,洪承畴了。”毕自严知道崇祯要甩锅了,但是他仍旧不卑不吭,气定神闲,淡淡的出班回复。

    毕自严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崇祯元年,宁远十三营的蜀、楚士卒,以张正朝、张思顺为首,歃血为盟,欲讨回欠发的四个月薪饷,他们攻入幕府,捉了巡抚毕自肃、总兵朱梅等,向两人索钱。

    毕自肃性情刚烈,见兵乱愤激,喝斥制造混乱的军卒,众军卒不听劝告,搜查毕自肃的卧室,见口袋空空,开始悔悟。

    四天后,众军卒都返回队伍。毕自肃愤恨不已不吃东西,军士们将他转移到城镇之中,十三天后去世。

    毕自肃因兵变被革职,后其兄毕少保3次上书为申诉,陈述这次兵变是由于缺乏粮饷所致,请求保留原来的官职待遇,未准。

    崇祯的所做所为早就寒了毕自严的心,他自然不会给崇祯好脸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