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阁文学网 > 都市·青春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1227章 就要收拾你!
听书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227章 就要收拾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孛儿只斤念听到孛儿只斤律赤这话,恼怒之余,顿时就有些慌神了!

    “哈哈……”

    就在孛儿只斤念担心该如何开口,再次为作死的孛儿只斤律赤求情之时,她的背后,传来了顾长生气急而笑的笑声……

    那笑声之中,带着十足的鄙视和不屑,还带着身在高的积压!

    孛儿只斤念在顾长生的笑声之中,仓惶的回神,带着异族风情轮廓深邃的眼中,满是祈求之意!

    而这一次,顾长生却没有看她!

    不但没有看她,而且,顾长生身上的怒气,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颇为随意的斜靠在了座椅之上……

    孛儿只斤念看着顾长生慵懒的动作和散漫的表情,心当即就跟着一紧。

    和顾长生相处日久,孛儿只斤念自问,自己对顾长生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一般情况下,这个女人,要么怒,要么忍,要么,就是隐忍之后的爆发!

    这绝对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继之而来的,绝对是顾长生的强势出手!

    “顾长生……”若是顾长生在气头上,孛儿只斤念还有一点儿把握,能够劝住她,但是,她越是看起来云淡风轻,也就意味着事情越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孛儿只斤念的轻唤,顾长生置若罔闻。

    一袭红色的常服,裙琚拖地,金丝银线勾勒的龙凤暗纹,光华流转,顾长生慵懒的斜倚在座椅的靠背之上,单手拖着下颚,嘴角微勾,凤眸微挑,一脸浅笑的看着孛儿只斤律赤,缓缓开口道,“孛儿只斤律赤,你就那么确定,有孛儿只斤念为你当挡箭牌,你就可以高枕无虞?性命无忧?”

    孛儿只斤律赤看着如此形状的顾长生,粗狂的脸上,大眼之中,有一瞬间的迷离……

    顾长生的容颜,无疑是致命的诱惑!

    她在释放威压之时,还有几分让人望而生畏的肃穆之感,但当她卸下了那一分凌厉,换上了一贯慵懒的姿态,就仿佛化身成了绽放在黄泉岸边的曼陀罗花一样,明媚而妖艳,让人移不开眼……

    孛儿只斤律赤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见到如此姿容的顾长生,心底忍不住的就是一阵儿摇摆!

    这样的女人,果然是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绝色!

    只要他能够成为北蒙的王,能够成为一方掌权者,依着他自己的骁勇,依着他背后之人的相助,他未必就没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但是,这样的想法,在孛儿只斤律赤的心底,也只是一闪而过,孛儿只斤律赤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粗狂的脸上,满是挑衅的开口道,“诚然!有舍妹在前,律赤自然是安全无虞!且不说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只说世人眼中重情重义的南皇,你会为了昔日的一点儿旧怨,就置你的朋友与不顾吗?”

    说到这里,孛儿只斤律赤一脸志得意满的笑了,“呵呵,如此的话,南皇长生可不就成了沽名钓誉之辈?传了出去,世人怕是要失望的!”

    孛儿只斤念闻言,险些急的跳脚,焦急的看着顾长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反倒是顾长生,明艳的小脸之上,浑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听到孛儿只斤律赤这话,浅笑着摇了摇头,吹了一下自己修剪仔细的指甲,缓缓开口道,“世人失望与否,与我顾长生何干?我顾长生若是真的在乎世人的看法,又岂会以女子之身,高居南皇之位?”

    说到这里,顾长生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媚了几分,对着孛儿只斤律赤妖娆的一笑,摇头继续道,“所以,孛儿只斤律赤,你想多了呢!”

    说到这里,顾长生的凤眸之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凉意,勾唇缓缓继续道,“所以,孛儿只斤律赤,且不说你是北门来使,就算你是天皇老子派来的,我顾长生想要收拾你,孛儿只斤念拦不住,世人的舆论看法,更拦不住!”

    这话落地之时,孛儿只斤律赤粗狂的脸上,神情顿变。

    “长生!”

    “顾长生!”

    周沐无奈的唤声,孛儿只斤念焦急的唤声,也紧跟着响起。

    但是,他们开口的速度快,顾长生动手的速度,更快!

    一切,不过是点石光火的瞬间,顾长生放在唇边的指尖,微微就是一抖……

    刹那之间,布置的分外奢华的花厅,瞬间杀气无边……

    两条血色的龙凤,从顾长生的指尖,盘旋而出,仿佛是来自九幽的恶魔一般,龙飞凤腾,翻卷着虚幻的神躯,就往孛儿只斤念身后站着的人席卷而去……

    “不!”

    孛儿只斤律赤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带着带着腥风血雨之气,扑面而来的血色龙凤,孛儿只斤律赤身形一个趔趄后退,砰地一声就倒在了地上,仓惶的往后爬去……

    跟随孛儿只斤律赤一同进来的使者见此,也顿时面无血色,顿时就做鸟兽散状,往花厅之外奔了出去……

    死亡的恐惧,在那血色的龙凤从顾长生身上腾空而起的瞬间,就席卷了众人的心头。

    尤其是首当其冲的孛儿只斤律赤!

    紧缩的瞳孔,随着那血色龙凤的靠近,逐渐变成了无边的惶恐!

    “不不不!不要过来!妖怪!妖怪啊!”

    孛儿只斤律赤节节后退的步伐,怎么可能赶得上血色龙凤席卷而来的凌厉势头?

    只不过是一眨眼的瞬间,孛儿只斤律赤律赤,就被那血色的龙凤,给缠绕了起来,身体缓缓离开地面,腾空起来……

    龙凤缠绕,本是吉兆。

    可是,若是你此时是孛儿只斤律赤,一定会感觉到这龙凤缠绕之下的恐惧!

    紧缩的龙凤虚影,仿佛要经孛儿只斤律赤全身的骨骼都碾碎一般,一点一点的将他胸膛内的气息给抽离……

    呼吸紧促的孛儿只斤律赤,粗狂的脸上,逐渐失去了血色,嘴唇也在身体被碾压的疼痛之下,缓缓的变成了酱紫色……

    “顾长生,顾长生你……”孛儿只斤念看着身边被龙凤席卷而起的孛儿只斤律赤,焦急的看向了顾长生。

    而此时,顾长生在众人的凝视之下,缓缓的站了起来,红色的裙琚拖地,金丝银线的暗纹,在她的身后妖艳的绽放,她就那么一步一步的,缓缓的走向被血色龙凤席卷的离地的孛儿只斤律赤……

    身陷囹囵的孛儿只斤律赤,看着顾长生走来的样子,瞳孔之中,更加恐惧了起来,整个身子,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他终于知道,挑衅顾长生的后果是什么了!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恐怖至极的存在,及至到了此时,孛儿只斤律赤都没有弄明白,这血色的龙凤,到底是什么鬼,一出现,就让自己打心底的发颤,连一丝反抗的想法都生不出来!

    “孛儿只斤律赤,你现在明白了吗?你在我眼中,就连一只蚂蚁都不如,我不取你的狗命,只是时机未到,我有心要为了孛儿只斤念让你多蹦跶一会儿,可是你却一心挑衅,执意求死,你这可就让我为难了!”微微抬头,看着悬空的孛儿只斤律赤,顾长生眉头微皱,明艳的小脸之上,满是为难之意的开口,抬起纤纤玉手,对着孛儿只斤律赤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一个碾碎的动作,顾长生的脸上,笑如夏花,“让我为难的人,我一般都会让他连为难的机会都不再有,孛儿只斤律赤,你说,我此时若是碾动一下手指,你这个北蒙来使,就死在了我的指尖,这可怎么是好?”

    “你……我……”孛儿只斤律赤闻言,脸色顿时刷白,整个人都开始打起了摆子。

    “顾长生!顾长生别这样!求你!算我孛儿只斤念欠你的!”而孛儿只斤念此时,更是顾不得其他,直接上前,一把就抓住了顾长生抬起的那只收,握紧了她碾动的指尖。

    “哼!”顾长生见此,甩袖,从孛儿只斤念手中,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长袖一挥,揽在身后,看着孛儿只斤律赤,一脸暗沉的开口道,“看在孛儿只斤念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你此时不死!孛儿只斤律赤,不要逼我!逼急了我,就算罔顾和孛儿只斤念的相交之情,我真会马踏北蒙,直接将你那万里草原收入囊中!什么不仁不义的恶名,你以为我顾长生就真的在乎?若非天下与我而言是负累,若非孛儿只斤念与我是至交,你北蒙,我早已纳入囊中,哪里还能由着你们这群跳梁小丑蹦跶!”

    说到这里,顾长生的衣袖一挥,赫然转身,轻叱一声,“龙凤回来,莫要脏了自己!”

    “嗖!”

    顾长生的话音落地的下一个瞬间,缠绕在孛儿只斤律赤身上的血色龙凤,赫然松了身躯,一个眨眼,两道血色的虚影,就没入的顾长生红色的长袍之中……

    “嘭!”

    继之而来的是孛儿只斤律赤律赤悬空的身子,仿佛脱了线的风筝一样,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引得花厅玉石地面,都跟着轻颤了几下……

    而顾长生却连头都没回,径自往自己的座椅走去,冷冷的开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