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阁文学网 > 都市·青春 > 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 > 第354章 :贵妃(上)
听书 - 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354章 :贵妃(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寂进宫去面圣,将刘泽的口供交给皇帝过目。

    即便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在亲眼看到口供中的内容后,皇帝仍不免感到愤怒。

    他用力将口供扔到桌案上,沉声道。

    “身为大周臣子,竟勾结外敌,枉费朕一直以来对他的信任!”

    李寂问道:“陛下意欲如何处置刘泽?”

    皇帝冷冷道:“自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按照刑律,但凡是通敌叛国者,皆除以极刑。



    此外家中男丁全部发配边关,永世不得回京,家中女眷全部贬为贱籍,充作官妓。

    皇帝的一句话,就将整个刘家的命运都给盖棺定论了。

    李寂提醒道:“此案涉及到刘贵妃。”

    皇帝陷入沉默。

    他自认对刘贵妃不薄,从她被册封为贵妃这一点就能看出,他给她的荣宠比后宫其他妃嫔都要多。

    却没想到,她竟能干出通敌之事。

    按照法理他应该直接赐死刘贵妃,可到底是同床共枕多年的女子,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许不忍。

    见他拿不定主意,李寂也不着急,而是提议道。

    “在陛下决定该怎么处置刘贵妃之前,能否容许微臣去见见刘贵妃?

    微臣有些事情一直弄不明白,想请刘贵妃给个答案。”



    “多谢陛下。”

    昭王走后,皇帝看着面前展开的奏折,拿着朱笔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会儿,最终还是放下了。

    他实在是没心思继续批阅奏折。

    在别人看来,他是至高无上的皇帝,掌握着天下人的生杀大权。

    可他也是个活生生的人,他也有七情六欲,对于身边人的背叛,他也会难过和愤怒。

    见状,左吉知道皇帝这是不高兴了。

    作为贴身伺候皇帝的人,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想办法让皇帝高兴起来。

    左吉心思一转,很快就想起了住在望月轩的那一位。

    大概因为七皇子是在含章殿内出生的,他刚一出生就被抱到了皇帝的面前,所以皇帝对他格外亲近,最近只要皇帝一有空,就会去望月轩看望七皇子。

    每次看到七皇子,皇帝都是乐呵呵的。

    于是左吉小心翼翼地提议道。

    “陛下若是累了,不如去花婕妤那儿坐坐?顺带还能看看七皇子呢。”

    皇帝想到冰雪可爱的小儿子,深深地觉得,儿子还是小时候最可爱,一旦长大了,就会生出许多乱七八糟的心思。

    他得趁着七皇子年纪还小的时候,多跟七皇子亲近一下。

    于是乎皇帝都没怎么犹豫,便一口应下。



    左吉立刻让人去安排龙辇。

    ……

    离开御书房后,李寂直奔泠雪殿而去。

    如今整个泠雪殿都已经被封锁起来,殿内的太监宫女全被送去了慎刑司,挨个过审盘查。

    殿内就只剩下一个刘贵妃,还有两个老嬷嬷。

    守门的飞龙骑已经得到吩咐,见到昭王来了,二话不说就把殿门给打开了。

    李寂抬脚迈过高高的门槛。

    在皇后被送去皇陵后,这里便是整个后宫仅次于碧泉宫的存在,每天都有妃嫔来这里变着法子地讨好刘贵妃,还有各处的掌事太监和掌事宫女来这里向刘贵妃献殷勤,泠雪殿可谓是风光无限。

    可如今,这里门庭冷落,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辉煌。

    树叶被风吹落,堆积在路面上,却无人来清扫。

    李寂的黑色丝履从落叶上踩过,一步步走进殿内。

    两个老嬷嬷正坐在廊下,一边做针线一边闲聊。

    她们见到昭王来了,赶忙放下针线筐,起身见礼。

    “奴婢拜见昭王殿下,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李寂:“本王来找刘贵妃问几句话,她人在哪里?”

    两位老嬷嬷忙道:“贵妃娘娘正在屋内休息呢,王爷请跟我们来。”

    有她们带路,李寂很顺利地见到了刘贵妃。

    刘贵妃正跪坐在梳妆台前,用描金木梳一下下地梳着自己的长发。

    她今日特意穿了一身绯红色的对襟长裙,轻纱织成的裙摆在地面上铺陈开来,层层叠叠,如烟似云。

    听到开门的动静,她梳头发的动作微微一顿。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迅速扭身,充满期待地看向门口。

    在看清楚走进来的人是谁后,她眼底的光芒迅速褪去。

    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两位老嬷嬷朝着她福了福身。

    “启禀贵妃娘娘,昭王殿下来了。”

    刘贵妃蹙眉看着她们:“本宫说过多少次,进门之前要先通报,你们为什么就是不听?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规矩?”

    两个老嬷嬷弯着腰,向刘贵妃赔礼道歉,心里却在暗暗不屑。

    明明都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了,不知道还能蹦跶几天,居然还在这儿摆谱儿呢!

    李寂摆了摆手:“你们先出去。”

    “喏。”



    房门敞开着,阳光从外面照进来,让这间过分安静的卧房看起来多了几分活气儿。

    刘贵妃重新拿起梳子,仔仔细细地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她透过光可鉴人的琉璃镜面,看着站在后方的昭王,漫不经心地问道。

    “本宫听闻昭王最近忙得很,怎么有空来本宫这儿了?”

    李寂答非所问:“刚才你是不是以为,进来的人是圣人?”

    刘贵妃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将头发梳理成一个漂亮的发髻。

    她的指尖从那些精美的发饰上逐一划过,似是在挑选哪件发饰最适合今日的装扮。

    对于昭王的话,她只是轻轻笑了下。

    “是又如何?”

    李寂:“圣人不会来的。”

    刘贵妃的指尖顿了顿,嘴角的笑意渐渐淡去。

    李寂投过琉璃镜面与她对视,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最残酷的话语。

    “刘泽已经全部都招了,整个刘家都完了。”

    偌大一个刘家,不只有刘贵妃的兄长,还有她的妹妹、她的嫂嫂和侄子侄女们。

    李寂继续道:“按照刑法,刘泽会被凌迟,刘家的男子要被发配边关,女眷要被充作官妓。”

    刘贵妃到底还是没能忍住,红了眼眶。

    她别过脸去,搭在梳妆台上的手指不住颤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